你上瘾,是抖音的错吗

抖音上热门套餐

一个牛x的人,不会被一个app打败。
前几天,刀哥看到一篇文章,叫做《为什么我建议你卸载抖音?》。
文章里,有鲜活的用户案例,以此细数了抖音的“罪状”。
所谓罪状,归结起来就三条。
一,玩抖音浪费时间;
二,抖音内容同质化严重;
三,抖音促成了不好的社会风气。
“抖音是城市版快手”,这种陈词滥调当然也没有缺席这篇文章。
这些用户,当初傻呵呵地、夜以继日地刷着抖音,可不是这幅嘴脸,现在却义愤填膺,高喊“抖音把我的时间还给我”,很是不要face。
你上瘾,是抖音的错吗?
你上瘾,是抖音的错?
抖音的诸多罪,根源在于它让人上瘾。有专家定义:上瘾是未能得到满足的心理需求和一组短期内可安抚该需求(但长期而言有害)的行为相结合的。
所以刷了几小时抖音,过程很快乐,刷完后却可能有更大的空虚、内疚袭来。
然而,信息爆炸时代,要想实现商业交易,只能想尽办法抓住用户的注意力和时间。
这种情况下,有两点很关键。一,内容吸引眼球;二,培养用户使用习惯。
问题只在于,它是否用了色情、猎奇等低俗或违禁手段。如果有,尽可谴责。
而抖音的上瘾机制,是“内容+产品”双管齐下的结果。
内容层面,主要有三点原因。
类型丰富。比如反差类(变装秀),酷炫类(黑脸V),高颜值(费启鸣)。这些不同的类型,配上魔性BGM,以及堪比整容的滤镜,让人看着很过瘾。
时间短。抖音上的视频以15秒为主,令人感觉时间成本很低,可以毫无压力地去看完一个短视频,更何况还制作得如此精心。
不确定性。这要求内容能激发用户的好奇心,永远对下一个视频抱有期待。
产品层面,有四点原因。
推荐机制。抖音背靠头条,头条的算法有多强大,就不用多说了,基本能做到千人千面。
即时反馈。这要求对用户的交互行为做出立即反应,让用户从掌控感中获得快感,在游戏中最为普遍。
没有目录。抖音主页没目录,没有缩略图和菜单分类,免去了用户思考、选择的时间。这种做法对内容质量要求很高。
全屏播放。抖音页面上,没有时间显示,让人忽略时间存在。据说在赌场里,没有时钟,始终光线充足,也是这道理。
可以看出,抖音在内容和产品上并无不妥之处,但它做到了让人上瘾,所以有人“一刷到天明”,所以挨骂了。
在刀哥看来,互联网产品,努力做到吸引用户无可厚非。反倒是用户,嚷嚷着自己的时间被浪费了,说这种话时过脑子了吗?
抖音比窦娥还冤
今年以来,抖音的势头很猛。春节期间,DAU猛涨3000万,羡煞同行。
根据极光大数据的监测结果显示,截至2018年2月份最后一周,抖音短视频的市场渗透率达到14.34%。
这意味着市面上每100台活跃终端中,就有超过14台安装有抖音短视频应用。
极光大数据还显示,抖音的7天留存率半年均值为73.88%,证明超七成用户在尝鲜期过后仍愿意在设备上保留应用。
甚至,成立仅仅一年,抖音就实现了令人眼红的商业变现。根据每经记者拿到的一份抖音合作报价单显示,和抖音的品牌合作起步价需要30万元。
势头很猛,但抖音还是迎来了困境——负面新闻+口碑下滑。
所以《为什么我建议你卸载抖音?》这样的文章应运而生,十分“应景”。
在对抖音的指责中,“内容同质化严重”算是靠谱的一点,这本身就是抖音一个无法回避的雷区。
文章里说道,“(抖音)来来回回就那么两三首歌,两三种套路,换不同的人拍出上千种剧本,贩售的是同一类快乐。”一点不假。
但是,另外两种指责,就很有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”的感觉了,为了唱衰而唱衰。
首先是抖音促成了不好的社会风气。
文章中的用户案例中,用户说“上一个让我想整容的app,是美图秀秀。”因为“漂亮是可以换钱的”,漂亮的人可以无比牛x。
在新闻中,也有这样的论调:抖音对不良社会风气的形成,难逃其咎。似乎如果没有抖音,两岁小孩便不会被人摔成重伤,也不会有人偷奔驰车标。
这些所谓的社会风气,其实不过是极端个例。就好像总有人要把杀人犯的反社会人格归结于网络游戏,却选择性忽略更多正常人也玩游戏。
再者,不良的社会风气只能是社会的结果,不是一个app就能促成的。根本原因在于社会环境,app所能扮演的角色,至多是个催化剂。
社会的锅让社会背,但更多时候,还是要找自己的错。
看到抖音上漂亮的小哥哥小姐姐来钱轻松,就想靠整容走向人生巅峰。有这样的想法,不能怪app,要怪就怪自己太懒了,而且还目光短浅,只看到了成功的表象。
就好像,很多人说起江小白的成功,都归结于它瓶身的创意文案。但真正令它成功的,是它的产品,以及能迅速把产品铺到全国的强大的渠道,这就是外行人看不见的内功,文案不过是锦上添花。
同理,抖音上最不缺的就是俊男美女,能从中脱颖而出,你以为他们靠的还是外貌?为了拍一则15秒的抖音视频,那些所谓红人,可能要花一天时间纠结化妆、创意、镜头、角度等等,这一套下来,照样累死人。
另外一点对抖音的指责,是刷抖音粉丝。
在那篇文章中,有人正义凛然地诉苦,“抖音,请把我的时间还给我!”说道抖音令他“从分不清工作与空闲,到分不清白昼与黑夜”。
这种言论,并不少见,但却非常幼稚。照这样推理,你变胖是因为零食太好吃,你近视眼是因为有手机,你不讨人喜欢是因为别人都是傻x。
明明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问题。世界并不围绕任何人转。
根据企鹅智酷的调研数据显示,有64%的用户表示看短视频主要是打发无聊发呆的空闲时间,饭后和睡前是最多的使用场景。
所谓上瘾,大多数时候都是由自己所处的环境促成的。在《欲罢不能》一书中,作者写道:“上瘾实际上是关于人与体验的关系。光是不停地给人提供毒品或某种行为还不够——当事人还必须意识到,该体验是对自己心理痛苦的可行治疗途径。”
因为上瘾而产生浪费时间的愧疚感,根源在于自己的生活规划有太多漏洞。当你有太多无聊、空虚的时间,并且知道刷抖音能(暂时)缓解这种心里痛苦,很难能忍住不打开抖音。
这种人,活该被鄙视
在中国做互联网产品,真不容易。本来,想要盈利,就得把产品做得尽量好,以此吸引人,结果常常得挨骂。
去年王者荣耀就受过很多抨击。游戏做得太好玩,反而是游戏厂商的罪过,要遭口诛笔伐。
不仅是腾讯的游戏,像盛大、网易的好游戏,只要风靡,都得挨骂。
同样是沉迷,沉迷乐器是有上进,沉迷网络是堕落,这种鄙视一直存在,连沉迷网络的人都这么鄙视自己。
鄙视就鄙视吧,但把所有罪都归结于网络的人,活该被鄙视。
一个牛x的人,不会被一个app打败。

本文由 司慧网络 作者:小司 发表,其版权均为 司慧网络 所有,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 司慧网络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文章来源。
0
司慧网络

发表评论